大家好这里是喵星人猫伊><该主页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主要CP为日本号X女审神者,相关连载不定时整理在置顶,其他设定的本丸偶尔掉落;口袋妖怪|美漫|FGO|原创图随机乱入。其他内容在别的账号不在这个主页。

完成度比较高的图一般都堆在gacha,涂鸦攒的数量多了也会投P站合集。这里比较随意所以有什么都会发。画风不固定,基本都在进行各种画法的尝试。
本体既不是杂食也不是洁癖,不用介意太多请尽情交流。
有要紧的事请直接私信,艾特和转发不一定能看到。

主要本丸设定:
槐痕本丸:主线乙女本丸,
主人为雌性猫妖,
近侍日本号(暗堕版近侍为溯行军),
其他付丧神与审神者为伙伴关系,
没有BG线没有修罗场。

槐宥本丸:槐痕的哥哥,无CP清水本丸。
白色雄性猫妖,
无近侍无CP没有喜欢的审没有喜欢的付丧神,
家里的付丧神也没有CP。

岚素本丸:近侍太郎,普通的女性人类审神者,
普通的大小姐,普通的正常人(其实是发量很多的肝帝)。
普通的和其他付丧神没有感情线。

铃木璃本丸:近侍青江,坐标备中。审神者实际身份是杂贺众成员,物理输出单位,除了溯行军不能打其他都能打。长期负责给其
 

槐痕她哥的稍微详细一点的人设………

故事前传角色。鬼知道什么时候我会把他的剧情写出来……

*总之以下都纯属私设就对了……


性格看似温柔实则冷漠的家伙,不管跟刀还是审都没有CP或者感情线。

本体是一只失聪失明的蓝眼白猫。

“人类”的样子并非用灵力幻化而成,而是直接夺舍了一名预备役男审的身体。


出生于室町时代末期的猫妖。和妹妹槐痕相依为命。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一直靠妹妹那残念的医术治疗以及夺舍死者身躯过活。

在天文时期,兄妹俩在伊吹山为了逃避阴阳师走散。

寻找了妹妹很多年以后发现她烧死在了贱岳合战的大火中。


为了找回妹妹加入了历史修正主义者,有参与过溯行军的作成计划(之前的po里有放)。

后来因为意见不合,同时发现自己没有晋升的可能,退出了百目会。逃到山城国占用了某位审神者的身体,同时接管了他的本丸(就是说……是个盗号的……)。


虽说如此,但对家里的刀并不恶劣,态度既平静也疏远。对短刀会比较宽容,因为会想到自己曾经也是做哥哥的人。

知道平行世界的存在,也知道某些世界线槐痕还活着,但是没有选择去打扰她。


真实身份败露后,向整个本丸坦白。然后在大家的努力下封印了自己制造出的溯行军。代价是整个本丸的时间都停止了。

但是,那场恶战中,依然有一部分溯行军逃了出来。其中有一部分前往了贱岳合战的战场。

——于是,某个银发的溯行军,在一间烧毁的木屋里捡到了一只奄奄一息的黑猫。

她的名字叫槐痕。



————————————————————————

*说起来主线剧情里号叔和槐痕倒是联手把百目会那个制造溯行军的人干掉了,但是……嘛……算了……还是不要设定成被槐痕崩了的是她哥吧不然就太坑爹了这剧情(心里想法是可能是同伙或者徒弟一类)


*另外虽然故事设定是这个,但是如果是日常剧情的话,也许有的会设定成是槐宥本丸发生的事。就当做一切happy ending的世界线里兄妹可以重逢然后都和本丸的付丧神们过着平静的日常吧√。

嗯主要他不怎么跟家里的刀亲近,更接近那种纯发号施令的上级。大部分时候也是猫而不是人的模样。所以这间本丸约等于是没有审神者的状态。

*总之是一个毫无CP的清水本丸就是了,请放心。

 

养猫的好处:每天早上起来可以rua

(会被挠的,一个字也别信

(除非跟号叔一样大力出奇迹……


感觉应该是上一张的后续…………(所以说是下午才起来的俩人吗……

 

每天早上都躺在几平方米(误)的大床上并且根~本不用起来的号婶

(然而我TM真-上班

 

躺在床上时看到它睡在晨曦的光里……啊真是幸福的孩子

 

说起来还真画过面纱槐痕……
(槐痕:审神者不能露出面部这事……岚素前辈没有教导过我呢!那么露出欧派总可以吧?
岚素:哪里来的规矩啦我为什么要教你啊!!)

然而要是再把胸也得裹上那就……还画个P啊
(说起来这货真的一直在改以前的存稿QWQ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个人设塞进去)

 

(不用在意的碎碎念……不过要是能被理解就好了

其实讲实话我一开始写号婶的时候真的没想过那么多……

所谓婶婶被污蔑,所谓百目会篡权之类都是我为了故事结构胡诌的。毕竟这个号婶线从15年就开始拖拖拉拉的写着……我也没什么预知能力知道17年会变成这样OJZ。


所以也请放心啦,并不是为了报社,或者因为现实很痛苦所以要写他俩治愈自己,只是一开始就想好要写这样的故事然后先发玻璃渣后发糖而已,给溯行军发玻璃渣给付丧神发糖也只是基于我自己认为的“基于世界观溯行军是没有办法和站在对立面的审神者得到幸福””但是作为付丧神的日本号,他那么豪爽的性格就肯定会想办法让审神者也变得积极开朗起来“这样的想法。


只是后来……准确说今年三月开始从官方起就发生了...

 

是这样的……关于为什么我画的号叔一直都是笑着的这个问题……

其实单张的号叔我画的时候一般他是不笑的,加上一般画他单图就都是出阵服不是内番了,所以偶尔也会吐槽出阵和内番是两个号叔。

但是总的来说出阵的时候号叔要笑的话比较像第二排中间那个虎式微笑……啊总之在个人理解里那是看到敌人时候的笑容。

槐痕的话,没有号叔的时候其实也是不笑的。我记得我画第三排第一张的时候写过一点碎碎念……如果号叔不在身边的话,她就会露出那种表情。


最近画的号婶双人图比较多,所以俩人都笑的很开心。嘛反正在本丸的号叔眉头就没出阵时皱那么紧了。

(小声:其实早期我画号叔的时候表情还是控制的不太好的……的确是只会画那个虎式微笑233但是后来我慢慢画多了他表情也就丰富了……


至于木仓爹的话,他是从来不笑的,哪怕抱着槐痕的时候也不笑。

(除非又是那种关底boss型的虎式狂笑……)

他是一个笑不出来的男人。


总之因为之前说过这是俩人最终走在一起的故事,关于他俩之前经历,关于号叔怎么九死一生地带着婶回到本丸的事,我已经在《轮回井》里写完了。所以现在画的都是他俩不再因为过去而痛苦的、留在本丸里比较开心的时光。

我不是甜食控,只是我从一开始就打算写成这样一个苦尽甘来的故事而已。

所以,这一切就是最后那两张图想要表达的东西。两个曾经痛苦的人最终可以幸福相守的一生。


在创作他俩的故事的时候,受过很多非议,而且从来那些人不愿听我解释。但是……更加感谢一直跟着我看到现在的大家。

平时真的没什么时间,画工也不怎样,所以很抱歉图的完成度都不高,但是对我来说,画号叔就是为了让他鼓舞到自己……感谢一直包容我的大家。


嗯……最后……弱弱的说一句,如果真的有仔细看过我的作品的话,就会知道他俩不是恋【】童也不是父女……审神者的身材我觉得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至少超过青春期了。

如果是调侃的话其实我能接受的,但是请不要用这个理由指责我……


辛苦了。

感谢一直以来的鼓励和帮助。

 

破窨井盖子,画到吐

(我跟你们嗦当我画到这里才知道其实要的是白天的时候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怎么办啊!加班重画啊!

 

大概扛起来只会这样…………

(P2是没加迷之网点的原图

P3则是之前废弃的一个表情版本

 

虽然其实不太擅长武内脸但是还是忍不住脑补了一下跟咕哒子统一画风的审神者们……

左上是太郎婶白川岚素,左下是我家那只猫婶,右边是咕哒子……


好了我不浪了我滚去干活了

1/162
1
 
2
 
3
 
4
 
5
 
© 猫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