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喵星人猫伊><该主页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主要CP为日本号X女审神者,相关连载不定时整理在置顶,其他设定的本丸偶尔掉落;口袋妖怪|美漫|原创图随机乱入。完成度比较高的图一般都堆在gacha,涂鸦攒的数量多了也会投P站合集。这里比较随意所以有什么都会发。
本体既不是杂食也不是洁癖,不用介意太多请尽情交流。

主要本丸设定:
槐痕本丸:主线乙女本丸,
主人为雌性猫妖,
近侍日本号(暗堕版近侍为溯行军),
其他付丧神与审神者为伙伴关系,
没有BG线没有修罗场。

槐宥本丸:槐痕的哥哥,无CP清水本丸。
白色雄性猫妖,
无近侍无CP没有喜欢的审没有喜欢的付丧神,
家里的付丧神也没有CP。

岚素本丸:近侍太郎,普通的女性人类审神者,
普通的大小姐,普通的正常人(其实是发量很多的肝帝)。
普通的和其他付丧神没有感情线。

铃木璃本丸:近侍青江,坐标备中。审神者实际身份是杂贺众成员,物理输出单位,除了溯行军不能打其他都能打。长期负责给其他伙伴提供金投石。
 

【刀剑乱舞乙女向】寻梦引( #18 久别重逢叙旧忆 *此章有车)

*乙女向注意。文中日本号和女审神者是已交往前提,旗下其余涉及刀剑均无感情线,无CP,均为友情向互动。全篇TXT在文末。

 ————————————————————————————————

前情提要:因为时空改变,审神者突然消失,日本号溯回到猫审槐痕原主的时代,目睹了她的过去,得知槐痕的原主是伊吹山的汤女凉子。等时空修正后,槐痕就回到日本号身边了。

*正确的历史上,凉子因为邂逅了有妇之夫被那家人活活打死。被修改的历史上,这家人因为被溯行军追杀而没能活着到伊吹山。日本号在巡逻的时候救了这家人,补正了历史的同时,也造成凉子按照正常历史死去。

*但是只有凉子死去的世界线,槐痕才会吃掉凉子的遗体获得主人的容貌。总之槐痕和凉子也是不共存的。

————————————————————————————————

“啊,我回来了,号叔。”此时此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和那笑声一模一样的声音,在日本号背后响起。

 

一个转身,她便被日本号扑住了。高大的身躯落下来,充满分量地拥住面前的主人,就像一只温柔的巨兽拥住娇小的伴侣。饱经风霜的脸庞,埋在她细嫩的肩窝,散乱的发梢细碎地铺在彼此的颈项。用来掩盖付丧神身份的斗篷将怀中少女罩得严严实实,同他强壮的臂弯一道组成了密不透风的港湾。

“号叔。”紫发的猫耳少女,用猫儿特有的柔软音色轻轻地呼唤着抱住自己的男人,“我在这呢。”她撩起长尾,轻轻地拍打着他结实的手臂。日本号的身躯又压下来几分,粗糙的掌心抚摸着她的脊背,仿佛在确认她是否安好。

“呵……你倒是一点都不激动啊。”良久,他沙哑地笑叹,垂眸端详着眼前这张朝思暮想的容颜。醉酒的阵痛中,凉子的模样不知何时重叠上槐痕的面庞。日本号捏了捏眉心,捧起主人的脸颊,心绪难平。这真的是同一张脸吗?他在心底自问。不知是否由于瞳孔和双耳还是猫的缘故,槐痕的模样总给人一种奇妙的冲突感。

“号叔,我和前主长得很像吧。”槐痕反倒是惬然地笑开了,“我记得你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吓了一跳呢。”

 

“笑什么笑,你俩像得我差点没认出来。”日本号顺手掐了一把她的脸蛋,烧心似的不爽。想来,要是真闹出乌龙,作为近侍和丈夫,他可不会原谅自己。

“嘛……毕竟她就是那样的人啦。”槐痕伸了个懒腰,揉揉被捏红的腮帮,跟着日本号走去一处僻静树荫,“好不容易看到个有身份的男人,就会像救命稻草一样拼命抓住,可真正能救的了她的,又怎么可能是那个有妇之夫呢。”她淡然的语气令日本号不敢相信,前一秒钟看到的,那个撕心裂肺地呐喊、为了凉子提着刀尖去报复的,就是槐痕。

“啊……号叔你忘了吗,现在的我已经是一百多年后的槐痕啦。”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进他怀里,目光眺望着远处的村庄——火在燃烧,人在救火,山神在处罚着害人的妖怪。

“这些天,我跟着你,看着你……努力找办法修复我的过去……”她抬头,柔情地望过去,亲昵地用掌心摩挲他胡子拉碴的下颌,“应该是乐谱的法力吧,我的过去被改写了,但是‘我’并没有消失,只是,像个幽魂一般,徘徊在你身边,说不出,碰不到……”他俩彼此对望,苦涩又慰藉地轻笑。

“嗨,回来就好。没事就成。”日本号埋下头来,把她搂进怀里。分别期间千言万语,重逢竟一时无言,只想好好抱着她看落日余晖。许久,日本号沧桑地喟叹,“你这小猫啊……怎么什么都不跟我说清楚。”他责怪似的搡搡她,反倒把她挠痒得发笑,在他怀里打了个滚儿,爬起来嘟嘴道:“我说,号叔啊,已经很晚了,干嘛不——”蓦地,她住了口,撒娇的嗔怒软化成了柔情,“好啦,我跟你从头、到尾,好好地解释。”

 

夜风吹过,她被他护在怀里,坚硬的下巴磕在头顶,他细碎粗粝的发丝扫得她直痒痒。槐痕抖抖耳廓,捋掉落到自己眼帘的碎发缕,悠悠开口:“这要从很多年前说起了,号叔……”

作为普通的猫儿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她只记得哥哥有着纯白、柔软的毛发,和水蓝色的双眸。这般讨喜的模样,却生来又聋又瞎。而黑不溜秋的自己,却比哥哥要健康许多。

猫妖天生有种歹毒的力量,可以夺舍凡人的身体。但是,若真的作恶到那一步,不管是阴阳师,还是山神,都不会饶过他们。

为了活下去,兄妹俩一直在旅行,四处寻找死病的气息,好让哥哥从那些弥留之人身上,借得寸许光阴。有时被做法事的僧侣们发现,自然免不得一番驱逐。猫妖兄妹的恶名,亦不断传播。直到有一天,哥哥走了,永远地被病魔带走了。被风尘女收养的槐痕,没过多久,也失去了可怜的主人。

 

“再之后的事,你也知道得差不多了……我和哥哥一样,吃掉了主人的遗骸,变成了她的模样。一直到现在。”槐痕缱绻地倚靠在日本号的胸膛,轻声细语。她仰头望见他关怜的神色,听见他沙哑悲伤地呢喃,为什么她从未提过,为何不早些跟他说。

“……吃人什么的,说出来总是不太好吧。”槐痕捋捋耳根处的发丝,心绪莫名地别扭,“虽然……只是个意外,我之后就没吃过人了哦。我保证。”她不安地强调着。

“我也没介意啊?”日本号被她过度紧张的模样逗乐了。不过嘛……他摸着下巴上的胡茬,扭眉寻思着。说来好笑,整个本丸似乎从一开始就觉得槐痕是孤身一人的,仿佛猫天生就会这么孤独,何曾料想,槐痕也曾经有家人和饲主。

他不觉又拥紧了她几分。槐痕在他怀里扭动了几下,望见近侍眼底流露着浓烈的疼惜,知晓他又在同情她,反倒有几丝倔强地低头辩驳:“我这点经历,和本丸里的大家比起来,又算的了什么呢,哪有天天挂在嘴边的必要。”

“哦——?是不肯说,还是怎么着啊?”日本号倒是没给她哄到,只用那双醉眼打量了几分,嗤笑,“在我面前,哪有什么羞于开口的理?”他眼底锐利的目光,一瞬间就看穿了她扭捏的心思。槐痕认输地服软下来,轻声:“啊……真是讨厌呐,得到主人的身体后,带来太多麻烦了。”她这装模作样的语气又把日本号逗的乐不可支。要知道,平时这可是刀剑们才会有的烦恼。

“知道为什么我再也不想吃人了吗,号叔……”听她这么一开口,日本号讶异地放下了对到口边的酒壶。“说实在的,这和哥哥的教育没什么关系,我作为猫,原本也没什么人类的道德……”

 

可是,当完完全全地吞噬枉死的主人,化身为她时,作为“凉子”的记忆,便无情地倒灌入槐痕的脑海,顿时令这只猫妖后悔了。“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卖到伊吹山了……”槐痕咬着牙关颤抖地低语,“就那样轻易地失去了清白,就那样轻易地认了命……”

“作为猫,我是没有人类这种道德观的,可是……凉子有,而且她清晰地认定,她是肮脏的……没有人可以拯救的肮脏……”槐痕在日本号怀里抖得不可开交,“号叔,她跟我一样,她完全跟我一样,只是她是人,我是猫而已……”

若一只母猫被某个公猫霸占了,无非是相看两厌一拍即散的事,不会所有路过的猫儿对她指指点点,也不会让她和她生下的小猫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是不是很可笑?我终于获得了人形,但我永远不能作为人类跟他们生活下去。”槐痕的神情空洞又悲戚,“我知道自己不是凉子,我想做我自己,可世人眼里……我就是她啊……”吃人的后果,就是承受那人一生的痛楚,和世人对她的目光,完完全全变成她的身份、她的模样……这种折磨,一次,就足够了,再也不想来第二次……

“嗨,胡说什么呢?!”日本号用力摇晃着她的肩膀,仿佛在唤醒一个醉酒的人,“你要真跟她一样自甘堕落,我可不定认你这个主人啊!”他豪迈的声线,那样令人安心。槐痕不由破涕为笑,放松地将臻首埋在他胸膛。

 

“对不起……号叔……”她神思恍惚地喃喃,“用这副模样出现在你面前……现在你知道真相了……”偌大的本丸,刀剑们都只把她当做普通的猫儿对待,只有日本号,认定了她作为女人的模样。只叹,这张脸,原本也并不是她的。

“想什么呢?不就是继承了原来主人的样儿么?这不挺正常?”日本号把她的小脸掰过来让她看着自己,“咱们付丧神不个个都这么来的?你该自豪才对啊,笨猫。”他粗糙的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凉子是没了,可你还在这啊,你是她的猫,你就替她好好活着呗。”

他这一席话落定,槐痕蓦地鼻尖一酸,“呜呜”一声扑进他胸怀,一个劲地用脸颊在他腮帮上蹭。

她听见他满意地放声笑了,一把将她推搡在地,用力地大口亲下去。浓烈的酒气顿时溢满了彼此的口腔,温暖的舌尖传递过来满满的热爱。他身躯散发的温度即使隔着厚重的旅装束也清晰地传递过来——天啊,难道刚刚聊天的时候日本号就一直在忍耐了么?几近窒息的槐痕诧异地呜咽着,最后又弯眸笑了,甜甜地搂住他的肩膀,一双藕腿自然地盘至他腰间,长尾描摹着他的身形,缓慢撩拨。

“你知道我这些天熬得多累么……”日本号沙哑低沉的嗓音里,三分抱怨七分眷恋。槐痕嗯唧了几声,揪着他斗篷的带子扯开,将双手探进其中,感受他火热的身躯。她似乎并不急于卸去他的装束,反倒是将斗篷的下摆扯过来盖住自己。借着斗笠投下的阴影,谁也看不清树荫中的俩人在做什么。

 

日本号带着热量的大手缓缓覆盖上她柔韧的腰肢,槐痕趁机煽动着:“在这里就可以了哦。”她在黑暗中摸索他的轮廓,“我什么时候都……可以的……”她毫不掩饰地挑逗着。

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杳无人迹的伊吹山林中,擅自决定和自己的近侍来一场久别胜新欢的亲热——真是和往常一样,完全不挑剔呢。

这么想着,她尽情地用人类的双手感受日本号结实的肌肉。作为猫妖,在担任审神者之前、流浪世间的百余年,有太多岁月就那般浑浑噩噩地走过。这段时光虽漫长却黯淡,她已经不太记得此间的点滴细节,只能在回到故土的时候,模模糊糊地忆起些许尘封往事。直到拥有日本号,她的生命才仿佛被这个热情又豪爽的酒鬼大叔彻底点亮。他所给予的爱意,宛若一团烈火,燃烧得透彻心扉。

作为猫妖,作为付丧神,容貌皆继承于故主……然,彼此又深知,面前的爱人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

他坚硬的齿尖轻啃着她薄薄的耳廓。穿过发丝的十指逗留着微凉的暗香,与他身上浓烈的酒气混杂在一起,宛若紫蕺草与香子兰的味道。

 

车的部分走这里←

 

她清晰地感受到,日本号的身躯这般沉实地压迫下来。啊……不愧是正官位三名枪的体魄,永远那般雄壮、强硬。不管曾经如何,从往后,她的整个身心,都只属于近侍一人。虽说只是久别重逢后惯常的交欢,她却莫名觉得,这是彼此在用身体向对方证明自己存在的真实。

前生百余年,她一直漂泊地度过,唯有拥有了自己的本丸,自己的近侍,方整个身心被维系于此。纵使如今时空变动,沦落天涯,但只要有日本号的陪伴,便是无上的安心。

她明白,他也明白,这分分合合的羁旅有多折煞人心,然,只要还能够握住彼此的双手,亲吻彼此的双唇,总有一天,能够携手归去,回到本丸那落花缤纷的世外桃源,饮酒对歌,共享人生欢愉。

“啊……嗯……号叔、号叔……再抱紧我一点……”她柔情地恳求着,听见他沧然呼应,捧起脸颊,对望过来,暗紫的双眸里,隐隐燃烧着温暖的幽红。因为多日的疲倦而微泛血丝的眼底,依旧充满了对她的眷顾。

“诶,我在这。我永远在这。”他深情地呼唤着,将她搂在怀里安慰。树影为盖,百草为席,缓慢的余韵里,彼此温暖的身躯,是唯一的依靠。

————————————————————

 全篇这里← 密码: c95w

*总之还是照例注意全篇txt是车版,这边lof连载的是清水版,车版飙的比较厉害,不接受的一定要三思嗯……

清水版只有剧情,不影响连贯性。

 

 
评论(11)
 
热度(32)
© 猫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