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喵星人猫伊><该主页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主要CP为日本号X女审神者,相关连载不定时整理在置顶,其他设定的本丸偶尔掉落;口袋妖怪|美漫|原创图随机乱入。完成度比较高的图一般都堆在gacha,涂鸦攒的数量多了也会投P站合集。这里比较随意所以有什么都会发。
本体既不是杂食也不是洁癖,不用介意太多请尽情交流。

主要本丸设定:
槐痕本丸:主线乙女本丸,
主人为雌性猫妖,
近侍日本号(暗堕版近侍为溯行军),
其他付丧神与审神者为伙伴关系,
没有BG线没有修罗场。

槐宥本丸:槐痕的哥哥,无CP清水本丸。
白色雄性猫妖,
无近侍无CP没有喜欢的审没有喜欢的付丧神,
家里的付丧神也没有CP。

岚素本丸:近侍太郎,普通的女性人类审神者,
普通的大小姐,普通的正常人(其实是发量很多的肝帝)。
普通的和其他付丧神没有感情线。

铃木璃本丸:近侍青江,坐标备中。审神者实际身份是杂贺众成员,物理输出单位,除了溯行军不能打其他都能打。长期负责给其他伙伴提供金投石。
 

【刀剑乱舞乙女向】寻梦引( #18.1 为故主送葬/获得任务道具三味线X1

*乙女向注意。文中日本号和女审神者是已交往前提,旗下其余涉及刀剑均无感情线,无CP,均为友情向互动


黄昏笼罩了大地。依偎着的主从二人,共同远眺着山脚下的村庄。火灾似乎已经平息了,没有造成太大的灾难,百姓们依旧各过各的。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日本号低头问向槐痕。她望着被烧毁的凉子家,耸肩:“没什么办法吧,反正不要和这个年代的‘我’碰面就行了。”她起身,一边整理衣裳一边回忆着,“那时候……我被山神从伊吹赶走后,就一路搬去余吴湖了。这么看,也没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在苏方姐过来接我们回去之前,随便找个地方隐姓埋名地生活吧。”她低头,看见日本号居然嘴角泛着几丝期待的笑意,不禁撅嘴撒娇道,“喂喂,号叔,我可不喜欢男耕女织的模式啊!”


“不挺好?一块体验下凡人的生活呗。”日本号开心地咧嘴笑了,大手拍着她娇小的肩膀,“你有我在,还有什么好犯愁的?”槐痕听着,冲他做了个鬼脸,不知道要如何反驳,只能在心里摇头感叹,日本号真是个随遇而安的男人啊。

“那就走吧。”槐痕甩甩尾巴,打算动身,却又被日本号拉住:“你不去帮凉子料理一下后事?好歹她也养育过你一阵子啊。”

槐痕愣愣地眨眨眼,想提醒日本号凉子已经是几百年前的死者了,但终归还是拗不过他,从山野里采了小白花,扎成捆带了过去。


为了不被路人认作前主,槐痕一开始是变回猫躲在日本号的斗篷里的。等到了凉子的屋内,他俩把凌乱染血的房间打扫干净,将她不多的衣物收入盒中——由于槐痕已经夺舍了凉子的躯壳,这些衣物便是她唯一可以下葬的东西了。

收拾时,只听“噔”的一声,日本号不小心将一把三味线碰倒在地。槐痕上前将之捡起,却没有交给日本号。“别愣着了,还有好多东西要打扫呢。”日本号冲出神的主人唤着。槐痕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我想把它留着。”

“这……”日本号迟疑着。尘封的猫皮三味线上,还溅着几滴暗红的血迹,仿佛在无声诉说着故人的悲哀。娇小的槐痕抱着几乎有她半人高的乐器,怎也不撒手。

“留着罢……!”日本号叹了口气,背过身清洗着地上的血迹。


夜深了,周边的村民都睡下了。主从二人,抱着充当棺椁的木匣,缓缓离开了死寂的小屋。来到山头上,他们给凉子挖了个简单的坟冢,将容纳着她血衣的木盒,并她凄惨的一生埋葬。

“啪嗒”一声,一滴斗大的泪珠砸在坟头的石块上。槐痕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哽咽地对日本号道:“走吧,号叔。”


“不对你前主说点什么吗。”日本号一边插着花束,一边催促她。槐痕扭捏了一下,低声:“凉子姐……谢谢你养我那么长时间。抱歉……我擅自借用了你的遗体。对不起……当时没来得及赶过来救你,想帮你报仇,也被山神阻止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会代替你好好活下去的。”她说到这里,眼眶里噙着泪瞪向日本号,仿佛在示意他也多少说点什么。

“唉……事到如今,人都走了,我还能说什么。”沧桑的中年付丧神凝望着墓前的花草低语。


在伊吹山脚下生活的这些天,回念起,依旧百味杂陈。仔细想来,若不是他当初从检非违使手中救下久世一家,凉子或许还不会死于非命,她说不定会带着槐痕好好活下去——可笑的是,真正的历史中,凉子就是被那家人活活打死的,也正是这场变故,才致使复仇失败的槐痕被山神从伊吹赶走、一路流浪到木之本……最终身陷贱岳合战的火海。

——自然,若不是槐痕在火中被放免之枪救起、又被狐之助接引为审神者……也不会有今天的本丸、今日的日本号。若想要凉子和她的猫儿在过去的历史中一生平安喜乐,那注定他日本号永不存在。

这一切纠纠缠缠,在历史的乱流中打成了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动弹一分,满盘皆崩。


他俯身,挽起在墓前垂泪的少女,拖着从不离身的龙纹大身枪,沿着崎岖的山路,一步步蹒跚而去。夜风吹拂起他额前的乱发,月光勾勒着他沧桑刚毅的面庞。此刻,他仿佛又变回了那个羁旅的浪人,只不同的是,如今有了主人的陪伴,他不再孤单。


(其实本来这段存稿是打算多码一点再放出的但是考虑到我最近加班加的老不更新决定放出来骗更OJZ


说起来槐痕这段往事挺擦边的。当然我写作原型是参考了猫又会附身主人or主人死去后猫狗会吃尸体的都市传闻……

槐痕她自己的态度应该是黑历史不想提,因为在阴阳师和山神那边是很反对她这种行为的,但是当时凉子已经死了,也不是被她害死的。

我感觉号叔这种看惯了战场生死马革裹尸的老兵也不大会因为这种事记怪主人,他更多是希望槐痕能重感情一点吧,毕竟他就是个很恋旧的人。他认为每个离去的故人都值得纪念。


相应的,槐痕作为猫,她对感情的看法是很飘忽的。她既会在凉子刚死那段时间失心疯要报仇,也会因为真的过了太久了所以不愿提起伤疤,以至于有时候显得性情薄凉。我想号叔对她是个很好的平衡吧,号叔虽然作为付丧神却是个非常重视人情味的男人。


另外她捡三味线那事儿……号叔视角是觉得她想留个主人的遗物做纪念,不过实际上槐痕可能更多想到的是这是必要任务道具。不过这个小分歧我就懒得在里面让俩人争论了。


(码完麻溜的回去继续加班

 
评论(2)
 
热度(24)
© 猫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