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喵星人猫伊><该主页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主要CP为日本号X女审神者,相关连载不定时整理在置顶,其他设定的本丸偶尔掉落;口袋妖怪|美漫|原创图随机乱入。完成度比较高的图一般都堆在gacha,涂鸦攒的数量多了也会投P站合集。这里比较随意所以有什么都会发。
本体既不是杂食也不是洁癖,不用介意太多请尽情交流。

主要本丸设定:
槐痕本丸:主线乙女本丸,
主人为雌性猫妖,
近侍日本号(暗堕版近侍为溯行军),
其他付丧神与审神者为伙伴关系,
没有BG线没有修罗场。

槐宥本丸:槐痕的哥哥,无CP清水本丸。
白色雄性猫妖,
无近侍无CP没有喜欢的审没有喜欢的付丧神,
家里的付丧神也没有CP。

岚素本丸:近侍太郎,普通的女性人类审神者,
普通的大小姐,普通的正常人(其实是发量很多的肝帝)。
普通的和其他付丧神没有感情线。

铃木璃本丸:近侍青江,坐标备中。审神者实际身份是杂贺众成员,物理输出单位,除了溯行军不能打其他都能打。长期负责给其他伙伴提供金投石。
 

大概是《寻梦引》13章和14章的一点小补充……

因为某种蛋疼的原因之前的章节有点小补充……虽然不影响整个情节就是了。

毕竟本来沢木悠真在原文就说过他不信任付丧神,后来我觉得还是写清楚一点好了。他的确不信任的是(他自己家的)长谷部,虽然不信任的理由特别神逻辑,大概就是因为长谷部太忠心了所以他反而怀疑长谷部,关键跟他在一起的八千代和今日子也用同样的理由怀疑着自家命苦的长谷部(摊手)。

不过放心岚素她们仨家的长谷部被照顾的很好= =+槐痕家的还是主线角色啦。


13章修改部分←

“好!正好一起来喝一杯!”日本号趁势举起他那仿佛永远不会空的酒壶,兴高采烈地吆喝。槐痕抬头正看到八千代大咧咧地接过了号叔递过去的酒杯,还趁势拍了拍正官位名枪结实的手甲:“不错不错,喝了日本号敬的酒,下次我也能锻出他来啦!”


锻刀……?槐痕不知道从哪里跟他解释。百目会控制下的时之政府已经可以通过锻刀召唤日本号了吗??

“别这样为难人嘛,她家的日本号也不是从炉子里蹦出来的。”这时,意外地居然是富士今日子在开口。“哇,你们俩认识?”八千代敏锐地发现了什么。今日子立刻解释说,只是听他师傅沢木提过,面前这位日本号的来历。

“啊,是啊,我的号叔不是锻出来的,没办法帮上忙呢。”槐痕决定让自己在话题里显得主动点。她注意到博多和长谷部都围在行将熄灭的篝火旁静静地侧头聆听着。

“真可惜啊……有的审神者家里已经有三振日本号了。本来还想问问你锻造配方。”八千代显得挺失望的。“我家只有一振目的日本号啦。”槐痕想办法安慰他。这时,富士今日子仿佛被提醒了什么,好奇地笑望过来,问:“我记得,他是你的近侍,对吧?”


果然还是要被这位“故人”提起彼此的过节了。槐痕在心里想。好吧,不管怎样她都会应战的,猫咪藏在肉垫里的,可是爪子啊。

“日本号大叔一定是那种让槐痕一见钟情的类型吧。”富士今日子相当真切地恭维着。

居然是这个话题……槐痕愣着眨眨眼,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

“嗯,是啊,被被就是我一眼相中的付丧神。”立香倒是开始高兴地插嘴。富士今日子顿时亲切地笑了:“嗯,看得出来,山姥切的模样很招审神者欢迎呢。”她说这话时,山姥切国广连忙将兜帽拉扯了下来,将整张俊脸遮的严严实实。


立香瞅了一眼自闭的近侍,意识到他被戳到了痛处,便求助般地望向槐痕。槐痕没说话,或者说,她打定主意一句也不说了。只剩富士今日子继续斜撇着不远处的压切长谷部,嘴角泛着暧昧的笑意:“说来,槐痕,我以为你喜欢的类型只有号叔或者虫叔那种壮枪呢,没想到压切也是你中意的对象啊。”

“不不,长谷部的话……是因为织田信长的缘故才被选入队伍啦!”立香帮忙解释着。虽然完全跟事实没半毛钱关系,但是对槐痕来说,反而比她自己编的谎要圆融些,干脆点头承认了。


“织田…信长……?”毕竟和岚素一样来自遥远的室町,富士今日子显然也不认识这位战国时代的枭雄。但她这次没有主动问起,只是按照一开始想好的内容说了下去:“虽然,忠犬压切也是我很中意的刀,但对我来说,还是数珠丸恒次和三日月宗近更重要啦。”她认真强调着,然后,神秘兮兮地让两位同事靠近一些,小声道,“不过,说实在的,你们……不觉得他有点点……太忠心了吗?”


“……‘太忠心了’是什么意思?”槐痕脱口而出。今日子低头玩着一缕长发,小声:“他啊……总是说什么‘我心里只有主命’,可是总觉得太极端了不是吗?我们周围的审神……都对他又爱又怕呢,万一哪天拒绝他的求爱,会不就被突然被压切了……”


“压切僧人是织田信长所为,长谷部作为付丧神并不同意这样野蛮的做法。”槐痕生硬地打断了她的自说自话,“刀剑将审神者视为自己的君主侍奉,而无端怀疑臣子的君主是什么?是昏君好吗!”说话间她两颊旁的垂发不知不觉炸起,她知道自己的火气又冒了上来。不管今日子是刻意套近乎还是蓄意挑拨,彼此都话不投机。余光里,槐痕还瞥见长谷部那金紫相间的修长身影正矗立在不远处,不知先前的对话他听去了多少。而富士今日子依旧无辜地望着槐痕,仿佛不能理解面前的猫妖为何如此泼辣。


“嘘,时之政府不允许谈恋爱,被举报了要撤销资格的。”八千代这会赶过来了让她们打住这种粉色泡泡的话题,“付丧神可不是你们的男朋友啊!”

等富士今日子低声道歉完,八千代反倒继续挑起了话头:“不过,我是蛮好奇的,小姐姐们挑选近侍的标准是什么?”


“这还要什么标准??”之前一直被岚素拦着没说话的璃儿终于忍不住接茬了。“进行秘密行动,怎么都得挑选最厉害的部下吧。”八千代终于把憋在心里很久的话倒了出来,“今晚就当我实话实说吧……没有天下五剑就算了,大太刀也只有两把,以后遇到更强的敌人怎么办?”

“三名枪都在这呢!”日本号不服气地冲他,瞪了一眼这小子手里的杯盏,大概是觉得自己白请他喝好酒了。

“哎——虽说是这样,但除了日本号之外,另外两位战斗力也不是很强啊。”八千代反复强调自己不是在冒犯,“我带他们上场过,太脆弱了,感觉还不如短刀。”他说这话时,御手杵顿时露出了被严重打击到的沮丧神情。

“现在是紧急军事会议吗?”长谷部低头问着博多,准确地抓错了重点。


“打住,请问沢木悠真是怎么跟你们说明情况的?”岚素感觉到个中略有蹊跷。果然,八千代说,沢木告诉他,这是一次绝密行动,几位从未露面的女性审神者隶属于暗部一般的影子机关,随行的也是她们精心挑选出的最强付丧神。简单来说,在他先前的脑补里,岚素她们应该是四个艳丽又高挑的黑衣女忍者,正好带着三名天下五剑和传说中的大包平。


“审神者不需要战斗,我们没有您想象得那么厉害。”就猜到中间传话出了问题,岚素面色平静地打消着他不切实际的幻想。八千代则说,他也想过这种可能性,搞不好可能是四个弱不禁风、空灵美丽的白衣巫女,所以师傅才会派遣他这位优秀弟子来保护几位小姐姐的安全——但是,不管怎样,既然付丧神作为天生的战斗兵器,当然是越强越好;没有天下五剑就算了,连能够广泛攻击的大太刀和薙刀都没有,居然还混进去了一锻一大把、完全没有战斗力的短刀胁差和打刀,这算哪门子的精良战士,出门的时候抓阄的吧?

他这番话说得岚素她们十分赧然,又不好告诉他真相;只有立香有理由争辩说她现在只有初始刀。


“都说了,我们女审神者,哪有男人考虑那么周全,当然是挑长得好看的当近侍嘛。你别太为难她们。”富士今日子看起来是想打圆场,可惜八千代立刻瞅瞅日本号那张胡子拉碴的沧桑面庞,转头用疑惑的目光盯着她,口中重复着三个字:“你确定?”

“是,是抓阄的没错,别对我们报什么希望了。”槐痕顺坡下驴地结束话题,带头踩灭了篝火,招呼日本号进帐篷休息。八千代站在外头,一时闹不清她为什么态度这么恶劣。


*这段原文后来长谷部淡定进帐篷找炸毛的婶婶谈心了放心w

—————————————————————————————

14章修改部分←

散会后,沢木悠真将八千代单独叫到了他自己的房间。

“师傅……找我什么事?”这愣头青审神者看见师长如此严肃,自己也不敢嬉皮笑脸了。沢木阴沉着脸,点了支烟,并没有抽,只是盯着那缭绕的白雾,低声:“我还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这个任务,要继续下去吗?”他眉头紧皱,忧虑地看着爱徒,而那小子依旧一脸天真:“当然要继续啦?小姐姐们还要我保护呢!”

沢木短促地冷笑了一声,只道:“她们几位的来头……你怕是不太清楚吧。”这位前任军人望着幻化多变的烟雾,仿佛在望穿过去的记忆,“别看她们年轻,已经做了很久的审神者了。”

八千代诧异地望着师傅,喃喃问,难道比老师您还久吗。


“是,那位岚素小姐,是第二代审神者。”他的老师颔首,“在她之前,只有五名初代审神者,她是其中一个叫苏方尘的女人的徒弟。”

“哇,就是说,岚素妹子的编号是零零六?”八千代被这个数字震惊到了。“没有那么精确,那年代制度不完善,审神者没有编号,也不怎么服从管理。”沢木悠真吸了一口滤嘴,让呛人的烟雾在肺部缭绕,以缓解忧虑之情:“总之,在我创立审神者协会之前,她们这帮人就在了。”

他沉默了许久,终于决定告诉徒弟真相:“而那个苏方尘,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暗堕了。”


不出意料,八千代露出了异常震惊的神情。“岚、岚素小姐是坏人??”这小子的声线都忍不住颤抖了,“天啊,她长得那么好看……”毕竟四个女审神者里,立香和璃儿看着就不好惹,槐痕又是个畜生,只有那位青衣墨发、弱柳扶风的文静少女,又清纯又羞涩。

“以我和她的相处来看,不坏,就是有点冷淡。”沢木苦笑了一下,“是个很难懂,又让人很想保护的弱女子。”

“啊,是啊,那么瘦,吃的又少,还要跟着付丧神东奔西跑。”八千代松了口气,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使命,“所以师傅才找上我啊!”

“是啊。”沢木悠真阴沉着脸,忍住想揍他一顿的冲动,“说好是秘密任务,那你为什么还带外人过来??”

八千代顿时哑巴了。外、外人?是指富士今日子小姐吗?她人很好呀?肯定也不会到处泄密的。


“不是好不好的问题。”沢木将烟头狠狠地往烟灰缸里摁,“你是男的又不要紧,她不能带付丧神,也不能自保,不是累赘是什么?”

八千代被训得低头直盯自己脚尖,许久才讪讪地说,那,那我明天不让她跟过来了。

“随你怎么安排,这次外勤的负责人是你。”沢木悠真叹着气,让徒弟长点心,“别跟‘小姐姐’玩的什么都忘了,全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对当初璃儿和青江一夜之间涂了他本丸的那件事依旧记忆犹新。

那场争执最后谁也没有赢,那帮作天作地的小姑娘们依旧我行我素,原本愿意听沢木指挥的人,倒是一直很听话,就像面前的八千代一样,他说什么就做什么。

只是,慢慢的,他自己变成了一个谁也不会相信的人。原本那么令他信任的百目会,却爆出了修改历史的惊天丑闻。


他甚至做不到信任自己的部下,那些忠心耿耿的付丧神。

没错,正是压切长谷部,哪怕过去在海军总部,他都很少见过这般不眠不休的军人。如果不是因为逝去的友人特地收集过付丧神的资料,以及紧接锻出了第二把一模一样的刀,他怕是要被这样一个卖力的部下感动了。

他一遍遍提醒自己,这些只是政府发配给自己的武器,长得再像人类,他们终归也只是刀剑而已。


每一间本丸、乃至他所锻造的每一把压切长谷部都尽职尽责,那是从诞生之日便烙印在付丧神骨子里的执着。他们是机器,是数据,是冰冷的杀人傀儡,除了重复一模一样的话语和机械地执行他所下达的命令外一无所有。这便是为何他一直都觉得,岚素、槐痕她们如此可笑,居然对一把冷冰冰的铁块托付了终生。付丧神终归是付丧神,是永远不可能像人那样有血有肉的。相反,一旦他们失控,对主人的反噬将无法挽回……就像他那个被暗堕短刀夺走性命的友人一样,万劫不复。


“不要相信外人,也不要相信那些说漂亮话的付丧神,你永远不知道谁会在背后捅你一刀。”沢木悠真狠狠掐灭了烟头,对自己的徒弟语重心长地嘱咐着。

此时此刻的门外,其他人都散了,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给近侍休养治疗,只有富士今日子垂泪站在角落里,回味着屋里两个男审神者冷漠的对话。

——————————————

*这里解释下,沢木悠真那位挂掉的友人《轮回井》里其实是因为收集付丧神【】刀语音才被暗堕的短刀反噬的。那哥们根据记录发现几乎所有付丧神行为模式都是统一的,从被召唤出来时的言行就开始了。于是就一路收集他们的行为数据包括破坏时的反应,不带守【】了很多二号机尤其是短刀还美其名曰战斗记录。其中有一把【】了暗堕成溯行军的短刀还被他抓起来做研究。

知道槐痕能听懂溯行军语言后他就搞事把槐痕囚禁起来想让她当翻译,不过槐痕跑了然后短刀就盯上了原来的主人……

他被自己【】的刀暗堕后号叔只能把他一枪捅了,可惜沢木后来就觉得是槐痕害死了自己朋友……而且自从目睹付丧神暗堕后会袭主,从此他就再也不能相信任何一名付丧神了。


当然这哥们的遗作后来被奉为教典,于是沢木那圈子的审神者都认为付丧神是战斗机器而非真正的“人”,没有独立人格,除了战力较高的“四五花”外没有培养的必要。虽然说沢木因为不喜欢沉船的原因,自己没有【】过刀,他也尽量劝别人不要【】,但是他周围不乏一把短刀都不留,拼命锻四五花的审神者。


至于今日子的话她纯属想太多,一直在那脑补自家黑西会因为求而不得病娇地压切自己。所以槐痕才吐槽她怀疑部下跟昏君有什么区别。

另外今日子自认为被同性伤害过,所以做什么都向着男人,依靠男人,但实际上沢木和八千代眼里,任何女性都是需要保护、不能上战场的对象,早就将所有女审神者排除在主力之外了。

真正关心今日子的其实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立香,然并卵。


嗯我知道这两段单独拎出来特别气人……这些人没【】过刀不算粪婶,但是言行就是很不在乎付丧神,但又不能说他们哪里不好,作为同事还得继续赔笑相处……不过主角组也一直很my pace所以不会受影响的啦放心。


这两段相比反讽,我可能更想站在另一种审神者的角度去写吧,所以他们在剧情里,以自己的立场为主,都非常的理直气壮。除了八千代一直是搞笑二五仔以外,不管沢木还是今日子,他俩都是严肃认真的人,更多坚持的是自己没有错,错的都是付丧神。

主角组那边,我倒是觉得槐痕并不在乎长谷部是不是喜欢自己,她也从来不会因为谁对她好她就三心二意小鹿乱撞,她更在乎长谷部开不开心,以及有没有尽到审神者的责任。而长谷部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并没有那些人想象的那样病娇,他就是一个忠心的臣子。


所以……总之补充的部分就这样,无视我好了(麻溜的滚走。

 
评论
 
热度(2)
© 猫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