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喵星人猫伊><该主页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主要CP为日本号X女审神者,相关连载不定时整理在置顶,其他设定的本丸偶尔掉落;口袋妖怪|美漫|原创图随机乱入。完成度比较高的图一般都堆在gacha,涂鸦攒的数量多了也会投P站合集。这里比较随意所以有什么都会发。
本体既不是杂食也不是洁癖,不用介意太多请尽情交流。

主要本丸设定:
槐痕本丸:主线乙女本丸,
主人为雌性猫妖,
近侍日本号(暗堕版近侍为溯行军),
其他付丧神与审神者为伙伴关系,
没有BG线没有修罗场。

槐宥本丸:槐痕的哥哥,无CP清水本丸。
白色雄性猫妖,
无近侍无CP没有喜欢的审没有喜欢的付丧神,
家里的付丧神也没有CP。

岚素本丸:近侍太郎,普通的女性人类审神者,
普通的大小姐,普通的正常人(其实是发量很多的肝帝)。
普通的和其他付丧神没有感情线。

铃木璃本丸:近侍青江,坐标备中。审神者实际身份是杂贺众成员,物理输出单位,除了溯行军不能打其他都能打。长期负责给其他伙伴提供金投石。
 

【授权转载】桂酒 刀剑乱舞乙女向 日本号X女审神者 短打

*其实是姬友给的生贺文>v<姬友比较害羞我就代发啦~~感谢梦君投喂~~等尼生日的时候这货会返贺图哒~~

————————————————————————


十月,本丸里栽种的那株桂花终于盛开了,和四周如火如荼的红枫一起相映成趣,细小金色花瓣与艳丽叶片共同飘落在清澄碧水上,明晃晃地煞是好看。美中不足的是打扫起来实在有些麻烦,导致每天被安排来清理池塘的刀剑男士都要花好大功夫。


“呼。”仰头干尽一杯酒的日本号满足地舒了口气,抬头将视线投向满树繁花,“还真的开花了。当初可没想到它能长这么大啊。”在此之前本丸内只有樱花树和枫树,后来的绣球花还是狐之助帮忙带来的种子,据说是政府鼓励审神者进行栽种。

至于这株桂花的种子说来也巧,是去年中秋槐痕执行政府安排下来的任务时,麾下刀剑男士们在追逐兔子的过程中从合战场上找到的。槐痕一开始还以为里头装的也是团子,打开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回头想想他们连真兔子都能当作团子从战场上拎回来,偶然寻得些种子好像也说得过去。


其实槐痕本人对这事算不上非常起劲,还是看到短刀们一张张期待的脸后,才在年初时和他们一起把种子种了下去。正因如此,这棵树下面经常会有嬉戏的少年出现,闲来无事时槐痕自己也会加入其中,当然仅限没有任务不需要出阵的日子。

“是呢,开得真好。”槐痕跟着朝那边望了一眼,又对他晃晃手里的酒盏,“再来点?”白瓷容器中一汪澄澈鎏金温暖地铺展开来,好似一轮圆月,盈盈倒映出谁人思念的视线。旁侧男子听得此言,便毫不客气地递过杯子,注视着她将酒液缓慢地倾倒出来,许是稍稍被这香甜的气息迷了神智,他嘴角此刻勾勒出的弧线显得格外柔和:“这些天来,你也辛苦了啊。”


槐痕听得他这话微微一愣,开始还以为仍旧是在提桂花树,尔后才回过神来约摸是指自己跟着刀剑男士们一起上战场的事。审神者带兵亲征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少见,以前槐痕在执行任务时也遇到过如此行事的同僚,是以当她向身为近侍的日本号提出这个建议时,他倒也没有反对,反而让以长谷部为首的其他刀剑男士苦恼了一阵子。


“啊,不是指你做得不好。”注意到对方脸上神色的日本号放下酒盏,以示安慰地探手抚过她藤萝色的秀发,“战场上的表现,大家都有好好看在眼里的。”槐痕抬头与对方诚挚的目光对视片刻,大概猜得到眼前这个人想要说什么,于是抢先一步开口道:“谢谢提醒。身体情况我会注意的,毕竟跟你们钢筋铁骨的躯体不同,相较起来更容易累积疲劳,作为带领大家的审神者,应当有所自觉。”


“还是老样子啊,看见你这样倒放心了。”虽然没有听她正式说出口,但对方这会子究竟在想些什么,日本号心里也有个大概轮廓,只是在注意到星点明光于她双瞳中熠熠亮起时,依旧忍俊不禁地摇了摇头。

“有什么好笑的。”槐痕低头再度给自己满上一盏酒,赌气般地想要送入口中,只不过方才提起手来,她的葇荑便被对方轻轻握过:“我没有看轻你的意思,不要多想。当作出言不逊的赔礼,这杯酒我自罚了。”言罢未等她反应过来,便仰头将盏中酒液一干而尽。


“喂……”没料到他突来此举的槐痕微怔片刻,那只酒盏早已经被她碰过,虽说以对方和自己的关系,他喝两口倒也没有问题,但是看着这人喝得如此理直气壮,末了还握盏在手极其无辜地望向她,一副对刚才干了啥完全没有自觉的样子,一时间颊边微烫,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真是败给你了。”拿起桌上的月饼咬了两口,她这么含混不清地嘟哝着。今夜很是安静,头顶圆月悬空,足下清辉满地,除了墙外风声院内水声,就只剩下他们咀嚼倒酒和谈话的声音。本丸里大部分刀剑男士对审神者和近侍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这种时候自然不会过来打扰,而是放任他们两人世界了。


虽然也有那么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没准是想看她喝醉了被号叔公主抱出去吧,槐痕在心里没好气地想着,将手中的月饼再度咬下一口。短刀们大多是以茶代酒,当然也有不动行光那样的例外,至于其他人……下意识想到次郎的审神者不由一阵头疼,只希望他不要喝得太过火便好。

“空腹喝酒不好,也稍微吃点东西吧?”槐痕伸手递了一块月饼过去,日本号将她的杯盏推回来,看着造型精致的点心微微咂舌:“这玩意最好别像去年的团子那么甜。”听见他这话的槐痕无奈地撇撇嘴,暗自腹诽着明明刚才喝的酒也带着甜味,你倒是绝口不提。


“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几口将月饼吞下肚后,迫不及待又给自己斟了一盏酒的日本号重新望向她,再度向她的发顶伸出手,却不似之前那般只是微抚,而是一下一下仔细地替她梳理,如同在给一只猫顺毛那般轻柔而小心。

“有干劲是好事,但也别太勉强自己。即便你是审神者,累的时候也不用强颜欢笑,至少‘坐下来休息一会外加陪我喝杯酒’这样的任性,是在被容许范围内的吧。”


他在合战场上挺枪冲锋的矫健身姿槐痕相当清楚,也正因此每当眼前人与她单独相处后,不经意间流露出粗豪外表下潜藏着的温柔时,她便心领神会地与他相视而笑。这一点对她来说又有什么不同,只有在自己的近侍面前,她才会彻底放下身上沉重的包袱,于苟延残喘的休憩时间里卸去所有心防,与这个人坦诚相待。

“那么,稍微再任性一点的事,也可以被容许吗?”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就在此刻像猫那样惬意地眯起澄澈双眸,唇边勾起略显狡黠的弧度,“比如说,今天是特别的节日,号叔能不能做个月饼或者赏月团子送给我?我可是请你喝了那么多酒呢?”


“……”没料到会被突然提出这种请求的日本号顿时怔住,喝得太猛导致差点还被酒呛了一口。然而注视着对面人略显期待的目光,他最终还是无奈地摇摇头,放下酒盏,半带宠溺地将她拥入怀中。

“好吧,都依你。不过话说在先,觉得不能吃的话要马上吐出来,行吗?”他这么说,认真地低头与她四目相对,又忍不住俯下身在她眉心印下犹且带着酒香的吻。


战场上英姿飒爽的身形,私下独处时温柔娇羞的倩姿,深夜偶尔暗自垂泪的孤寂单影,以及此刻坐在对面,微微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任自己抚摸秀发的女子,都是同一个人,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他的审神者,他发誓会效忠一生一世的主上,也是他视若珍宝的爱人。

“那你就做一个可以吃的嘛。”被拥抱的人在他怀里柔软地展开笑颜,那些无法轻易以语言形容的炙热感情,就在此刻漫溢出来,将灵魂深处的一方天地尽数充盈,美好而圆满。

纵使凉风骤起,月色清寒,槐痕还是在这深秋的夜里,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无可替代的暖意。


 
评论
 
热度(14)
© 猫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