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喵星人猫伊><该主页主更刀剑乱舞乙女向,主要CP为日本号X女审神者,相关连载不定时整理在置顶,其他设定的本丸偶尔掉落;口袋妖怪|美漫|原创图随机乱入。完成度比较高的图一般都堆在gacha,涂鸦攒的数量多了也会投P站合集。这里比较随意所以有什么都会发。
本体既不是杂食也不是洁癖,不用介意太多请尽情交流。

主要本丸设定:
槐痕本丸:主线乙女本丸,
主人为雌性猫妖,
近侍日本号(暗堕版近侍为溯行军),
其他付丧神与审神者为伙伴关系,
没有BG线没有修罗场。

槐宥本丸:槐痕的哥哥,无CP清水本丸。
白色雄性猫妖,
无近侍无CP没有喜欢的审没有喜欢的付丧神,
家里的付丧神也没有CP。

岚素本丸:近侍太郎,普通的女性人类审神者,
普通的大小姐,普通的正常人(其实是发量很多的肝帝)。
普通的和其他付丧神没有感情线。

铃木璃本丸:近侍青江,坐标备中。审神者实际身份是杂贺众成员,物理输出单位,除了溯行军不能打其他都能打。长期负责给其他伙伴提供金投石。
 

脑补的溯行军木仓爹在暗黑本丸的近侍立绘(占地面积太大导致人没有细化的动力

 

【接上条po】关于枪爹的一生

因为最近老是莫名被吞所以为了不殃及原来那条po还是新开一条算了- -0枪爹镇楼

嗯说是解说不过感觉好像是把以前零零散散画的图和写的文串起来了233

私设如山脑洞如海见谅:P


——————以下私设注意————————

因为主线小说是倒叙(开篇的时候枪爹已经挂了)所以这里按正确的时间线大概码一下这货文里枪爹的一生。

*私设溯行军被付丧神斩杀的话,有一定几率被净化(所谓掉落)。作为溯行军的记忆不会保留下来。相应的,被粪婶【】导致暗堕的付丧神也不会记得自己的过往。


21世纪早期,“付丧神”的概念开始被提出来。并且有绘制出相关的影像,但是技术上未能实现(这是梗233吐槽...

 

枪爹复原图(误

如果没有暗堕的话很可能是这个样子的银发武士。

大概是为了补偿上一张我给他发刀子所以画的图……


当然现在已经是P2那德行了。

P3是以前画的枪爹和审神者的初遇

P4是枪爹的诞生

 

对不起,只有他才有资格碎在你们面前

而你们没有资格将碎刀的责任推卸在他身上

(来自敌方枪爹病娇粉的暴言

(如果图片引起不适的话记得提醒我删掉

P2是我当时文里枪爹的碎刀台词——“我会守着你,永远永远守着你,不管我用什么方式,不管我是什么模样(当然那句是对他自己喜欢的暗堕婶讲的

 

——那个不可能再回去的男人

——那段无法再追忆的时光

——那个寂静的本丸午后

——所有都定格在永久


这只是一间很小很小的本丸,硬要说有哪里特殊的话,那就是曾经有一名溯行军驻留在这里而已。

他为她磨去所有棱角,留在这间本丸,想要作为一个普通的男人与她生活。


然……他最终还是为了保护她碎裂而死。


她的本丸……

永远、永远不可能会有暗堕的日本号。不为什么。

“我会守着你,永远守着你,不管我用什么方式,不管我是什么模样。”

那是他两世一生的诺言。


————————————————————

哪怕终将未来有结束的那一刻,哪怕最终所有付丧神和审神者都会被解甲归田……我也只希望能够定格在最后那张画面,喝酒的号叔,和依赖地靠着他的槐痕。

就这样就……足够了、足够了……

谁也不需要回去。

 

LV10的枪爹lily

P2P3分别是LV1和LV15状态

(但是请务必记住最后大家游戏里见到的都是P4的LV99

(P1P2怀里抱着的是我私设的猫婶槐痕

(猫婶个头从来不长


 

枪爹lily(不

大概是胸部还没成长的状态吧……

长大就变之前发过的P2了……

 

两张枪爹的草稿,私心加了披风

*一直以为自己很狂霸酷炫拽超凶悍但其实在槐痕眼里就是胸大腰细好想把他推倒在地的枪爹

 

【枪爹X女审神者】审神和枪爹决裂/醋坛子翻了的枪爹(饮恨冢片段)

战斗结束之际,槐痕蓦地感到颈脖后传来一丝刺骨的凉意。猛然回头间,斜倚在竹间阴影中的,是那名阴魂不散的敌枪,嘴角挂着意犹未尽的笑容,淡然地看着姑娘们呼天抢地。

趁着骨喰他们跟着大部队返营治伤,槐痕化作一只黑猫穿过了竹林,随后“蹭”地一声跳上一捆比较粗壮的竹竿,化为人形,用猴子上树似的姿势,自尊又可笑地与敌枪平视着。

“你是尝到做审神者的甜头了?”他开口,腔调中不无嘲讽之意。槐痕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听他在那继续悠然自得地用言语戏谑着。


槐痕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皱起眉头,唯有紧张蓬起的尾梢暴露了她的心事。

“如果只是想要收集刀剑的话,非要跟他们混在一起吗。”面前的男人又开口了...

 

他曾隶属于一位名震天下的武士。

他在他手中征战无数。


可叹那人最终还是丢失了他。

可叹那人最终落得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飞鸟尽,良弓藏,这份千古遗恨,令昔日荣光无数的长枪化为厉鬼。

承载着前主的恨的武器是痛苦的,他们一遍遍沿着时光逆流而上,徒劳地试图唤醒醉卧沙场的死者。

放免之枪,既是溯行军,又是检非违使。

究竟是守护还是破坏这份历史,嗜血的他已然忘记如何思索。

曾经保家卫国的战士,如今却堕落成了残忍的魔鬼。


那些浑浑噩噩的深夜,惊醒的刹那,被仇恨驱使的他,恍惚还是会露出男人一样的表情。不那么狰狞,不那么凶暴。

那是残存在心底的,身为武者的尊严和信仰。

只是,枪刃上早已沾满了太多无辜者的鲜血,谁还能够拯救他呢?他真的还能重新成为一杆枪,成为谁人的部下吗?


待到苏醒之日,即是死亡之时。

1/3
1
 
2
 
3
 
© 猫伊|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