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这里是喵星人猫伊,刀剑乱舞|口袋妖怪|美漫|FGO|魔兽|原创图文随机更新中。

页面比较随意所以有什么都会发。画风不固定,基本都在进行各种画法的尝试。
本体既不是杂食也不是洁癖,不用介意太多请尽情交流。
有要紧的事请直接私信,艾特和转发不一定能看到。
 

【脑洞文】当魔王降临我的卧室 #2

脑洞产物,第一人称生艹文笔。近未来世界观(大概类似《头号玩家》那样全社会普及vr体感网游的世界观)女主是个社畜,男主是本来应该被干掉但溜出游戏的版本boss。

更新随缘胡来。

前情提要:女主和魔王初见 

——————————————

奈瑞斯,堕落的上古英雄,地狱七魔王之一,时间语空间的扭曲者,最年轻的魔王,红皮大山羊。

像他这样设计毫无新意的boss还有八个。垃圾游戏垃圾世界观,就知道刷刷刷,每次打完魔王后面又冒出来更多,令人充分怀疑文案策划之前是个网文扑街写手。

我呢,是一个咒术师,俗称混子工具人,设定上这个职业以前都是九大魔王的手下,被他们赐予了各种魔法知识。我在游戏里的工作就是给奈瑞斯上各种debuff,然后被他一巴掌拍死,躺在地上欣赏他被另外十九个队友一阵毒打。

新出的地狱难度这家伙被加强得离谱,加上我们团长频繁被他儿子女儿老婆语言输出,导致昨晚最终阶段团灭了。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我现在完全不敢动,脑子里飞满了官方攻略手册里的内容——奈瑞斯魔王在最终阶段会变得狂暴嗜血,并且选中一个玩家控制他的精神让他成为自己的部下,随后这个玩家也会得到魔王的力量并且攻击队友。

如果成功解救而不是杀死队友,那么魔王就会得到削弱,趁这个时期全员开爆发输出——

我特么现在上哪里找十九个猛男帮我干掉这头闯进我卧室的魔王?!

现在奈瑞斯抬起了手,开始冲着我的脑门念咒。我想起来团灭当天就因为他好死不死点名控制了我们的主T大哥,然后队伍里输出最高的魔导师对着那个盔甲由白变黑的持盾勇者读了一发大火球。

那么现在轮到我被控制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优先划过的是一堆上不得台面的刊物的画面。

一阵语音过后。屁事没有。

我眨了眨眼,发现自己手脚完好,既没有悬在半空中,也没有浑身冒出火焰。

奈瑞斯也困惑地看着自己手心,然后他决定用物理的方式解决问题——冲上来给我一拳。

我赶紧闭上了眼睛,眼疾手快地抄起我最不喜欢的花瓶砸向他。

哐啷清脆的一声,花瓶在墙壁上砸成了粉末,他的手臂则直挺挺地穿过我的脑袋。

毫 发 无 伤。

这下我和他都傻了。

我又试图碰了碰魔王,发现我们穿模了。

不对,准确说,就像我在地摊上买的廉价投影玩具一样,这个会动会说话看起来逼真的一匹的魔王其实只是个幻影而已。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还是用那副翻译腔左右环顾四周,“不……不可能……我的力量……难道在时空转移的过程中消散了??”

怎么看怎么是个全息投影而已,难道是团里那个一直暗恋我的魔导师最近送我的傻x官方周边有特殊功能?

我从落灰的货架上把快递盒拆了开来,掏出了只有18cm的官方周边,正好被奈瑞斯看到了。

“邪恶的女人!你手上怎么会有我的傀儡?!”

艹,吵死了……

没找到开关啊?算了,我上班去了。

我费劲地穿好防护服,背上背包走了出去。

漆黑的楼道里,偶尔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一路上完全没有人,但家家户户灯都亮着。

到了地铁,除了几个跟我一样穿着防护服的人,周围安静得很。

从地铁里出来,到了工作地点就更加冷清了。我工作的地方只有一个很小的哨站,负责监控地面上稀稀拉拉的运输设备。天上,飘着灰色的尘埃,就像下雪一样。

我不知道大部分人怎么想的,我记得爷爷跟我说过,他年轻的时候,天还是蓝的水还是清的,地上还有很多人,大家会走街串巷互相拜访。

再到后来,除了一些必须出去搬砖的活计,大家慢慢习惯了在家办公。

再再后来,搬砖也基本靠机器人了。

vr眼镜和传感器让很多人习惯了在家过日子。

有一说一,要不是因为这份工作是熟人安排的,我也不想出门。

运输快递的机器人三天两头出问题,虽然说它们代替了大部分跑腿的工作,但是运输公司并不能做到派出维修机器人自动维护,再派出维修维修机器人维护维修机器人,不然这样就套娃了。我的任务就是盯着报错的屏幕,负责打电话让人滚去检查。

除了不能戴眼镜玩游戏,整体还是挺清闲的。我可以随时打开手机刷剧逛网店,以及上游戏论坛跟人对线。

我搜了一下奈瑞斯的官方周边。的确有全息投影,游戏里大部分人气角色都出了,还有自动语音。奈瑞斯的限量版居然还送了魔法阵。

但是我直觉这玩意没我早上房间里的那么智能。

我又往下划拉了几下,一口橘子汁喷了出来。

居然已经有民间做出了这厮的实体人偶,甚至正在开放预约。

什么样的死变态才会把一个不穿上衣的男人放在自己家里啊!!

再打开论坛,看到那帮铁直男在对喷,说vr眼镜加传感服的套路已经落伍了,脑后插管的技术已经开发到了一定程度,很快就会全面普及。

关我piece,我又买不起。

我百无聊赖地放下手机,一抬头一个粗壮的红色人影堵在我面前。

“滚呐……”

我忍不住要骂人了。

游戏里的大魔王跟着我来上班了。

“我是来谈条件的,咒术师。”他居高临下俯视着我,“使用你的力量,开启通往深渊地狱的传送门送我回去,之后我会饶了你和你同伴的性命。”

“你在说你?呢。”我送了他两个卫生眼球。

“注意你的言辞,女人。”他两条白色的眉毛夸张地扬起,“别忘了,你的魔法都是我赐予的,你原本就应该是我的仆从。”

“做不到。”我懒洋洋地回答他。

“何出此言?”

“这里是现实,弟弟,我不会念咒也不会召唤宝宝。你不是什么魔王,这里也不是副本,我不知道你怎么冒出来的,但是别来烦我。”我烦躁地跟这个白痴二刺猿角色解释。

他沉默了,瞟着窗外。

然后他穿过玻璃门走了出去。

光秃秃的马路上,只有他和一个坏掉的运输机器人大眼瞪小眼。

他在外边发呆怀疑人生,而我在里头欣赏他的背阔肌。

他走了进来,然后好奇地伸头盯着我的手机。

我看到他的脸色变了。

因为我在不可描述网站看他的本子。

“你……女巫!这是什么邪恶的卷轴?!”

“来啊,造作啊。”

“……”

看到他刚毅的脸从红色变成了深红色,我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所以说,奈瑞斯的某个部位真的和同人图上尺寸一致吗?

我偷瞄了一眼他被腰带盖住的部分。

我切回论坛,开始继续欣赏宅男骂战。

某魔王的山羊头又凑了过来。

他盯着屏幕上的标题:奈瑞斯堕落了是不是咎由自取?

内容大概是关于这个魔王作为前代主角团团长、打倒魔王的勇者,这作却光速黑化进本挨车的讨论,下面是长达十几页的口水战。

反正也闲的没事干,我把手机递过去,帮他刷完了这些车轱辘内容。

我注意到有个理中客一直在贴里喊:只是个游戏而已,前作主角算个xx,死就死了有什么好心疼的。

魔王的表情很黯淡。

过了半晌,他对我说,让我把魔镜借给他一会儿。

我真是个天才,居然弄懂了他指的是想借我手机回帖。

我帮他注册了一个小号,按他的要求把他的中二言论发了上去:你们都被神明欺骗了,愚蠢的挑战者。真正的幕后黑手并不是魔族!最终的审判降临之日,凡人都无法幸免于难!!

过了几分钟后,果不其然他收获了一堆口吐芬芳。不过,有一条回帖是抖机灵的:奈瑞斯你上你大号说话。

“这个无名的先知——他居然意识到了我的存在!”魔王的表情居然兴奋得像个孩子。

“啊这……”我哭笑不得。

我是万万没想到,我居然在白天上班的时间,陪着游戏里跑出来的魔王刷了一天论坛。

到了晚上,我回到家里,照常打开了游戏。

满地岩浆的副本里,全团二十个人,瞪着空无一物的王座满脸问号。

奈瑞斯不见了。

“出bug了??”“其他团有这种事吗??”“怎么回事??”

团长让我们冷静,他退出去联系gm。因为他充了专属vip。

十分钟后,他告诉我说,gm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是不是泡面妹子偷偷摸尸体了?”有人指着我。“怎么可能?她自己一个人能down掉刷新的魔王??”

我傻了。

我知道现在这个魔王就在我卧室里,而且在用我的手机看电影,但是会有人信吗??

 
评论(9)
 
热度(24)
© 猫伊|Powered by LOFTER